ag娱乐客户端|平台 ag娱乐客户端|平台--八一学校以你为荣!
当前位置:ag娱乐客户端|平台 > 校友文苑 > 八一桃李 >

【红军口述】黄海云:我想把长征讲给你听

2016-09-26 09:33:38  来源: ag娱乐客户端|平台  作者:  阅读:次   我要评论( )

  106995.jpg

黄海云,女,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人,1918年出生,19354月参加红军,分配到红四方面军医院当护士,两爬雪山、三过草地走完长征全程,新中国成立后,曾任广州军区政治部干部福利科科长等职,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。(赖亚力供图/图)

我出来就是干革命的,革命还没有成功,就是枪毙我,我也不回家,死也不离开红军!

现在的和平、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年轻人对红军长征越是没什么概念了。我要把过去那段历史讲给大家听,要让年轻一代不要忘本、不要忘记历史啊。

2016830日,我高烧住院,女儿亚力说我梦里又在讲长征,“那个高原,现在谁能上啊?”

亚力跟我说,“你不是上去了吗?”

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了解、也不理解长征。一天,我们大院门口站岗的小伙子听说我是老红军,问我,“阿姨,你们那时候为什么要过雪山草地,多苦啊?”我真是哭笑不得。

我想把过去的那段历史讲给大家听。我已经98岁了,以前只要家里来了人,我就跟人讲红军,这两年不行了,年纪大了。

机缘巧合当了女红军

我于1918年农历正月廿三日出生在四川绵阳梓潼县一个贫苦家庭,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。父亲姓吴,家里人给我取了个小名叫“秀娃”。在我4岁时,父亲丢了地主家一头牛被抓进监狱关了三天,不明不白地死了。日子实在过不下去,母亲不得已将我送给了镇上一个黄姓人家做养女,我便有了现在的名字——黄海云。

养父母靠放高利贷维生,还算宽裕,他们对我很好,在我8岁时送我去学堂读书。14岁养母病逝后,后母对我很不好,让我中断学业,一天到晚都换不来后母的一张好脸。15岁那年,县城一家纺织厂招童工,我就去当了学徒。

19354月,红四方面军到了梓潼县。当时我和姐姐、嫂子们逃到了离县城几十里外的乡下姨妈家。表姐告诉我们红军在自己婆家住过,对人可好了。于是,我偷偷让表姐带着我去报名参加红军。当时负责登记的红军干部简单问了我家庭情况,反复看了我的身高。我那时只有148高,他们怕我虚报年龄不想要。我左缠右磨,那位干部才在报名登记册上写下我名字,发给我两条绑腿布,这就算参加红军了。

回姨妈家取行李时,姨妈不让我走,不过最后还是放行了。临走前姨父给了我两块大洋,并叮嘱,如果干不了就赶紧回来。

当时我被编入了红四方面军第四军,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年,直到1982年才回了一趟老家。

一开始我被编到运输队,运输队没车缺马,基本靠人扛肩挑。有一次,我给部队运送枪支,一条枪有十多斤重,我的人还没有枪高,一次要背4条。老兵告诉我,枪是红军的命,丢了枪等于丢了命。于是我白天把枪背在肩上,晚上把枪垫在身下睡觉。有一次碰到冰雹,怕鸡蛋大的冰雹把枪砸坏,惟有紧紧把枪搂在怀里。冰雹过后,枪没事,人的头上倒鼓起好几个包。当然,运输队不光是背枪,还要背粮食、运伤员,从这山到那山,从这村到那村,一走就是几十里,甚至百把里。

不久,我又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医院第七分院当护士。医院不是战斗部队,护士都不配枪,如若遭遇敌情,只能赶快找石头、木棍等傍身。医院缺医少药,只能用消过毒的牛皮纸给伤员伤口敷药,这种纸质地很硬,一贴到伤口上,伤员总是痛得直叫。每到宿营地,护士们还要上山打柴。我个子小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打一小捆,但我不敢偷懒,也怕红军因为养父母成分不好而不要我。

跟随红四方面军,我翻了两座雪山,第一座是夹金山,然后是党岭山。党岭山海拔五千多米,被藏民称为神山,要翻过这座山,需上山一百里、下山一百里,山顶气温很低,当地有一首歌这么唱,“正二三,雪封山,鸟儿飞不过,神仙也不攀”。

翻党岭山之前,部队要求大家准备一根木棍,多准备几双草鞋,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上。当时我们把全部衣服穿上也不过是两件单衣,下身穿一条齐膝的短裤,打着绑腿,蹬着草鞋,到了半山腰,积雪已经深过膝盖。走到半路上,我捡到一件粗线织的破背心,如获至宝,紧紧把它绑在身上,过了雪山,也舍不得丢掉这件救命衣,一直把它带在身边,背心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丢失,我很心痛。

雪山气候严寒且多变,越往上走空气越稀薄,呼吸困难,头晕脚软,倘若在山上停下来休息、说话或喝雪水,可能就倒下去再也起不来,一路上,我看到许多倒在雪中再也起不来的战友。很多战士手脚都冻裂了,一条条长长的血口子,不时往外渗血。一路走来,雪地上血迹串串。

千辛万苦跟着部队走

19358月,中央军委决定将红一、四方面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,迅速通过草地。草地纵横百里、荒无人烟,地形高低不平,低处是泥潭,往往是无底洞,高处是像充满水的海绵一样的陆地。草地气候也是变化无常,先头还是骄阳似火热得全身都是汗,一转眼功夫就乌云满天、大雨瓢泼,甚至还有雪花、冰雹,劈头盖脸砸下来,我们无处躲藏,下雨时衣服一拧一把水,天晴时衣服一拧一把汗,下雪时衣服又冻成了冰,从来没有干爽过。

草地的野草腐烂太久,水里有毒汁,不小心被野草划破的腿脚,被毒汁浸泡,就会浮肿、溃烂,在缺医少药的草地,许多战士因此失去生命。

部队宿营只能选在较高的地形,大家双手抱枪,两个人背靠背,相互依偎着休息,遇到雨雪也只能淋着。一天清晨,当我站起来时,发现背靠着我的姐妹身子冰凉,已经断了气。

草地行军最苦的是缺粮。原本预计10天可以走出草地,结果走了二十多天。一开始部队把粮食集中起来统一分配,每人每天能分到一把青稞面,后来没了,一到宿营地大家就分头去找柴草,挖野菜和草根,找牛皮和牛羊骨头,无盐无油,清水煮来充饥。找不到吃的,就把皮带、皮包或者草鞋上的一点牛皮煮来吃,甚至遇到马和骡子的粪便,也要扒开来看看有没有未消化掉的青稞麦粒,有就挑出来洗一洗,吃!

亚力跟我说,现在人们完全想象不到,那种东西怎么能吃?我只能说,人到了那个时候,要生存,必须得吃。那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跟着红军走出去、再苦都要活下去。

我们总算活着走出草地,可没想到又从草地返回。

再过草地,每人只发了几斤糍粑和青稞面,第一次过草地时路上野菜都被挖光了,幸亏前面的部队给医院送来一头牛,全院每人分到巴掌大一块牛皮和四两牛肉,饿得撑不住了,我就把牛皮拿出来,撕一小块放在嘴里,边走边嚼,牙齿嚼痛了也没嚼烂,最后硬把它吞下去,就靠着它们,我第二次走出了草地。

由于红四方面军攻打成都失败,部队又决定北上与党中央会合,这一次,仍然要过草地。第三次过草地与前面两次线路不同,行程更远。进入草地没几天,我带的草鞋烂完了,只好从破衣服上撕一块布裹在脚上,这块布很快被泥沼吞没,最后我干脆赤脚。第三次走出草地时,我的脚已经泡烂了。

我算幸运,两爬雪山三过草地都过来了。对女红军来说,雪山草地尤其残酷,环境差、营养差,女性还要面对生理期的问题。我是护士,过草地时别说给伤员治病,就是给他们烧一碗开水喝都很难办到,缺衣断粮、缺医少药,眼睁睁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,那种揪心的画面,让人永世难忘。

现在有人开玩笑,说老红军这么长寿,当时过草地吃的是冬虫夏草吧?我那时没听说过冬虫夏草,冬虫夏草也不是长在草地上的。

死也不离开红军

部队到了甘肃,“西安事变”的消息传来后,后勤部部长杨志诚忽然召集女兵开会,宣布“国共两党合作,部队不需要那么多女兵,医院要解散,各自回家去吧”。

女红军们顿时哭声一片,家在哪儿呀?离家这么远,让我们往哪摸呀?我不想回家,我找到杨部长请求道:“我出来就是干革命的,革命还没有成功,就是枪毙我,我也不回家,死也不离开红军!”杨部长没办法,只好同意我留下,分配到兵站继续当护士。就这样,我跟着红军一路走到了延安。

在延安,我被编入护士连,因为识字,我被选到延安鲁迅师范学校学习,毕业后分配到延安联合司令部当文书,不久又进入延安陕甘宁边区党校学习。党校学习期间,我认识了赖春风,19389月,我们在延安结婚。我们前后一共生了6个孩子,战局动乱中我先后把两个女儿送给了乡亲,解放后我们也曾去寻找,但没有结果。提到这两个孩子,我的心就像被锥子扎了一样,如果她们还活着,也有70岁了吧。

解放后,我们一家在南京、长春、北京、广州几地工作过。“文革”期间,我们被赶到了长沙,孩子们都去部队当兵了。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我们又回到广州。

这些年,我也经历了不少病痛。1991年,我被查出胃癌,切掉2/3的胃,不能多吃,体重不到60斤,总是被医生说极度营养不良。19931月、5月,我的丈夫、大女儿先后离世。这些年我大大小小骨折过5次,最严重一次是2009年,右腿股骨头粉碎性骨折,换过一次股骨头。2013年,胆结石、胆囊炎复发,我住进重病监护室,医院发了病危通知书。

我真的很幸运,活着,过上幸福生活,我的战友们一个个都走了,可能我也快要走了吧。可越是往后,年轻人对红军长征越是没什么概念了。

1960年,广州八一小学请我当校外辅导员,我常去给孩子们讲革命故事,1996年,广师附中也请我当共青团辅导员。2006年,广州市十佳少年来我家,我给他们讲红军。我外孙女和她的外国朋友来看我,我就要求坐在他们中间讲红军长征,让外孙女翻译。

现在的和平、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我要把过去那段历史讲给大家听,要让年轻一代不要忘本、不要忘记历史啊。

 

旁述者赖亚力为八一学校六五届六()班校友、老红军黄海云的女儿,百岁老红军黄海云是八一校友赖亚力和赖新平的母亲,上个世纪60年代曾任八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,那时她常来学校给孩子们讲革命故事。

(编辑:gz81)
相关阅读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发表
文明评论,审核后显示。
网站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使用帮助
© 2013 ag娱乐客户端|平台 www.81xiaoyou.com
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达道西路5号